獨家承寵

番外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北蕭瑟 本章:番外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rpxyv.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番外

    她曾經是我的女人,所以一輩子都是。

    更新時間:2014210 1:01:28 本章字數:3916

    我希望有這樣一個人,可以給我波瀾不驚的愛情。這個人,我希望是你。

    慕庭晚的日記

    “蕭亦瀾,你捏疼我了。”

    蕭亦瀾眼中清冷退散,手指微微松開,雙臂卻還是把她禁錮在自己xiōng膛和門上,慕庭晚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卻能感受的到蕭亦瀾呼吸的溫度,那樣的灼熱,幾乎要燙傷她的肌膚了。

    她的喉嚨有些干澀,咽了咽口水說:“蕭亦瀾,你這樣……我難受。”

    他又逼迫了她幾分,見她不疼不癢的,便像泄了氣一般的放開她。

    蕭亦瀾一直到晚飯的時候也沒有走,慕庭晚正準備煮晚飯,蕭亦瀾開口說:“我來吧。”

    慕庭晚著實不是很方便,于是不再客氣,只給他打打下手。

    像是討好一般的,蕭亦瀾炒完菜起鍋的時候,慕庭晚就把干凈的盤子遞過去,蕭亦瀾看看她,她的唇角一直牽著一絲隱隱的笑意。

    蕭亦瀾接過她手中的盤子,不知情緒的開始盛菜。

    慕庭晚難得的吃了不少,其實她沒有看見,蕭亦瀾根本沒動筷子,只是看著她一口一口的吃,那感覺,仿佛是回到過去,蕭亦瀾想給她夾菜,可仍舊是忍住了,慕庭晚有時候筷子夾不到菜,他就輕輕把那盤菜移到她筷子底下。

    竹筍炒肉末,她最喜歡的菜,他把那盤菜就放在慕庭晚一伸手就能夠到的地方,她吃了不少,蕭亦瀾收碗的時候,慕庭晚站起來要幫忙收碗,蕭亦瀾把她一按,明明想要溫柔的說話,到了嘴邊卻變成嚴厲的語氣:“慕庭晚,你還嫌給我添的亂不夠多嗎”

    慕庭晚只好乖乖的坐到沙發那里,默默的坐著。

    蕭亦瀾轉身清冷的看她,她似乎有些氣餒,像沒人要的流浪小狗一樣蜷縮在沙發角落里,對周圍的環境似乎一點都不熟悉,那模樣,讓蕭亦瀾的心如同針扎。

    蕭亦瀾剛在廚房收拾好了,一旁的手機便響了,是柯笑。

    “你在哪里”

    蕭亦瀾抿了抿唇角,靠在琉璃臺上說:“逸都。”

    柯笑吸了吸鼻子說:“亦瀾,我們的訂婚怎么辦”她其實更想問的是,你還要不要我了

    “柯笑,現在,我不能丟下慕庭晚。”

    那邊的柯笑似乎哽咽了一下,她的聲音涼涼的傳過手機,“為什么我們都快訂婚了啊……”

    蕭亦瀾只靜靜說:“柯笑,你是個好女孩,我很慶幸我沒有對你造成實際性的傷害,慕庭晚曾經是我的女人,所以她一輩子都是,她現在雙眼看不見,我有責任和義務照顧她。”

    柯笑在那邊似乎是哭了,可是聽不大出來,只是清清淡淡的回答說:“這樣啊,蕭亦瀾,你忘記了么,你和她早就離婚了,她還那樣傷害你……我都為你不公平。”

    蕭亦瀾自己也淡淡的笑了,“沒什么公不公平,她慕庭晚回來了,就是我蕭亦瀾的女人,這一點,誰也沒有辦法否認。至于今天的訂婚,我很抱歉,我會盡快召開記者會解釋清楚。”

    “不必了,對我沒什么影響。”

    “這個清白,要還給你,柯笑,我該還給你的,一樣也不會少。”

    “蕭亦瀾……我想對你說一句話。”

    “你說。”

    “……蕭亦瀾,認識你,我不后悔,我喜歡你,我是認真的。”

    很多的短句子,蕭亦瀾只是說:“我知道了。”

    “蕭亦瀾,還有……”那頭又是狠狠哽咽一聲,“雖然我覺得慕小姐已經配不上你了,可是我還是要對你說,蕭亦瀾,祝你幸福。”

    “謝謝。”

    蕭亦瀾掛了電話以后,走出廚房,慕庭晚人已經不在客廳沙發那里了,他一驚,找到臥室里,就站在衣櫥那里,摸索著什么。

    他也不打擾她,就站在那里靜靜的看著她,她赤著雙腳跪在地上找下面的衣柜,因為沒有視力,所以找起東西來還是很困難的,她只能用手指去感應,仿佛是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面色忽然一喜,拿出來抱在懷里就往浴室那里走。

    蕭亦瀾幾乎快要看不懂慕庭晚了,半年前她走的時候那樣決絕,一點沒有舍不得,現在倒是抱著他的襯衫樂滋滋的跑進浴室。

    她摸著墻壁一步一步走過來,蕭亦瀾只是冷冷看著她,待她走到自己身邊的時候,他忽然扣住她的手腕把她緊緊壓在xiōng膛和墻壁之間,她的眸色很黑,蕭亦瀾一直都覺得他家晚晚的眼睛就像黑櫻桃一樣,滴溜溜的水靈靈的看著就靈動,他的氣息縈繞在慕庭晚鼻尖,他只是審視著她,不放過她臉上任何一點表情,“拿我的襯衫做什么”

    慕庭晚的眼神很明顯的沒有對著他,是逃避,她的手心攥的緊緊的,壓著顫抖的聲音說:“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是不知道為什么拿我的襯衫還是不知道拿的是我的襯衫”

    就像繞口令一樣,慕庭晚腦子本來就轉的比較慢,蕭亦瀾有時候說話語速又比較快,慕庭晚自然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她瞪著大眼睛眼神無辜又無知,就在蕭亦瀾準備要放開她覺得自己是在對牛彈琴的時候,慕庭晚竟然慢慢的回答說:“我喜歡。”

    簡單的三個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在鬧別扭說的氣話呢,可是蕭亦瀾多么精明的一個人,他把她的手腕扣得更緊了,氣息幾乎就在毫厘之內,十分迫人。

    “慕庭晚,說清楚一點。”

    “我說……我喜歡,如果你不愿意,還給你就是。”

    她把手里的襯衫塞給蕭亦瀾,一點生氣的樣子也沒有,蕭亦瀾扶額,本以為她能聰明一點,哪知還是這樣笨。

    到底是對牛彈琴了。

    放了她,把襯衫塞回她手里說:“反正也是一件不穿的襯衫了,你當睡衣好了。”

    慕庭晚別扭的轉身,心中卻是暗喜。

    襯衫摸上去的質地分明就還是新的,蕭亦瀾好像襯衫特別多,可以和她的滿柜子的裙子相比。

    地上有些滑,她站到浴池的時候腳下一滑,好在及時扶住了墻壁才沒有摔倒,否則蕭亦瀾肯定又要嫌棄她了,只會添麻煩。

    慕庭晚洗了將近四十分鐘,這種天每天都洗澡,哪有這么墨跡,蕭亦瀾不放心,走到浴室門口用手指敲敲門,里面正要從浴池出來的慕庭晚一驚,被嚇得腳下一滑,摔倒在冰涼的地上,生疼。

    蕭亦瀾聽見聲響,什么也不顧了,沖進來就過來抱她起來,緊張的問她:“慕庭晚你怎么樣”

    “疼……”

    抱出來以后,確定沒有什么摔傷只是膝蓋紫了一塊以后,慕庭晚才發現身上yi絲不gua的,忽然而然的尷尬。

    “蕭亦瀾……麻煩你拿一下去浴室拿一下衣服。”

    蕭亦瀾把放在浴室的襯衫拿過來,摔在她手邊,她也不避諱了,在他面前一顆一顆的扭起扣子來,蕭亦瀾幾乎快要崩潰了,這死丫頭是不知道現在自己有多撩人嗎

    里面真空,還穿了一件他的襯衫,蕭亦瀾是正常的男人,還是一個,對慕庭晚非常感興趣的男人……

    “慕庭晚,你出去睡。”

    “哦。”

    慕庭晚穿好了襯衫,就準備起身,可是膝蓋實在太痛,剛落地走路就疼,蕭亦瀾忍受不了她一瘸一拐的樣子,把她一把拉回來問:“慕庭晚,你在別的男人面前也這樣隨意”

    慕庭晚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回答,因為她根本就沒有這樣親密的接觸過別的男人啊,在惹爆蕭亦瀾和默默的接受蕭亦瀾批評之間權衡了一下,還是低垂著頭聽他罵自己好了。

    損失會比較小。

    蕭亦瀾再一次扶額,他喜歡上的是什么人啊

    知曉問不出答案了,于是轉身出門,再氣沖沖的摔上門,慕庭晚聽見甩門聲才知道蕭亦瀾走了,提著的心終于落回肚子里,暗暗的松了口氣,爬上床睡覺,她摸了摸蕭亦瀾的位置,喪氣的想:為什么不能睡一起呢一定是蕭亦瀾嫌棄她了。也對,他有那么漂亮的未婚妻了,哪里還需要她

    好在還有他襯衫的味道,一夜睡得安穩。

    第二天一早起來,蕭亦瀾就火氣不打一處出,他一夜沒睡,她看起來睡得很好

    這個認知讓蕭亦瀾更沒了好臉色。

    慕庭晚還沒來得及換衣服,身上還是趿拉個襯衫,頭發不齊的搭在脖頸上,蕭亦瀾做了早餐,口氣不大好的說:“還不去洗漱早餐涼了別怨。”

    慕庭晚“哦”了一聲,乖巧的像只小白兔。

    她想說她沒有牙刷,可是又不敢問蕭亦瀾,走到洗臉池的地方,手一摸,一下子就摸到了牙刷和一杯慢慢的溫水了,牙刷上好像還擠好了牙膏

    慕庭晚洗漱出來的時候,心情很好,蕭亦瀾看了幾眼她的膝蓋,涼涼的問:“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嗯去醫院干什么”

    蕭亦瀾默默無言,不想再和她說話了。

    吃完了早餐,蕭亦瀾用命令的口吻說:“去換衣服。”

    慕庭晚以為他嫌她礙眼,于是聽話的轉身去換衣服。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慕庭晚才從臥室出來,是一套簡單的無袖白色大擺的雪紡連衣裙,襯得人面更加白希,整個人都像是從牛奶里浸泡走出來的。

    更可惡的是,慕庭晚顯然對自己的美完全沒有認知。

    親娘說:

    啊呀呀~~~~小情侶鬧個別扭什么的很正常!筒子們猜瀾少爺這個犯賤要帶慕小姐去干神馬啊

    傻子,你一直是蕭太太。

    更新時間:2014210 18:47:13 本章字數:6562

    如果世界上曾出現過那個人,那么其他人都會成為將就。蕭亦瀾,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只愛過你一個。

    慕庭晚的日記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慕庭晚才從臥室出來,是一套簡單的無袖白色大擺的雪紡連衣裙,襯得人面更加白希,整個人都像是從牛奶里浸泡走出來的。

    更可惡的是,慕庭晚顯然對自己的美完全沒有認知。

    蕭亦瀾語氣不善,拿了車鑰匙走到玄關處說:“走。”

    慕庭晚還是站在原地,“去哪里啊”

    蕭亦瀾見她一臉的不情愿,壓住心中不耐大步走過來就把她一下子拉走,她開始有些不適應,可到了電梯里,蕭亦瀾溫暖的手掌也沒離開,她覺得窩心,手指蜷曲握住蕭亦瀾的手指。

    涼涼的觸感,蕭亦瀾側目看了她一眼,明明心里有感覺,卻又極快的掩飾過去。

    到了目的地,蕭亦瀾清冷的說:“下車。”

    “哦。”

    慕庭晚聽話的以龜速下來了,蕭亦瀾一臉的不耐,一把把她扯過來,拽進懷里,飛快的走進理發店。

    慕庭晚有些害怕前面看不見的路途,雖然有蕭亦瀾的支撐,但是心里空落落的總是害怕,扯扯他的衣袖輕聲說:“蕭亦瀾,你走慢一點。”

    到了理發店里面,涼爽的冷氣襲來,慕庭晚拽拽他問:“這是哪里”

    蕭亦瀾的聲音在她頭頂上方涼絲絲的穿過耳膜,“理發店。”

    有總監迎上來恭敬的說:“瀾少爺,這邊請。”

    蕭亦瀾看看身邊的慕庭晚,頭發真是丑死了,可是又忽然舍不得給她剪了,她好像一副剪了更好的樣子,蕭亦瀾把慕庭晚丟給那人,冷聲說:“把她頭發修修齊稱。”

    “好的。”

    慕庭晚坐到皮椅上,一言不發的,她其實很想從鏡子里看看蕭亦瀾現在在干什么,或者說看看他臉上什么表情,是喜歡還是憎惡

    大概是憎惡還差不多,他能帶她來剪頭發已經阿彌陀佛了,還奢望著他能給自己好臉色,慕庭晚,你是不是還沒睡醒啊

    發型師只是按照蕭亦瀾的吩咐把她的頭發修修齊了,也不是死板的齊稱,慕庭晚臉小,五官又足夠清麗,剪什么樣都不會太丑,雖稱不上驚艷,看起來倒也干凈舒服。

    “小姐,OK了,你看一下滿不滿意”

    發型師沒看出來慕庭晚看不見,慕庭晚也沒有生氣,正要開口解釋,蕭亦瀾就走過來一把掐緊她的腰肢帶向自己,慕庭晚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就已經被蕭亦瀾半拖半抱的走出理發店了。

    到了車上,慕庭晚才小心翼翼的問:“怎么了很丑嗎”

    蕭亦瀾幽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毫無情緒的說:“嗯,很丑。”

    慕庭晚摸摸頭,很失落的撇了撇嘴唇,蕭亦瀾忽然傾身上去,薄唇壓在她唇瓣上索取,突如其來的吻,讓慕庭晚覺得不安,他的舌頭靈活的攪動進來,席卷著她的,往日情潮一下子在腦海里爆發,讓慕庭晚忘記掙扎,更不曉得推開,只是沉淪,沉淪在這樣熟悉的氣息里。

    她呼吸不暢,蕭亦瀾驟然放開她,聲音盤旋,“慕庭晚你是呆子嗎不知道反抗只知道被人欺負”

    她還沉醉在方才的繾綣里,一下子被蕭亦瀾的怒喝震得驚魂不定莫名其妙。

    她撥著手指頭,暗暗的想,不是有你在么,誰敢欺負我

    一路沉默,她真是不明白他在氣什么,發的什么無名火,本來他就高深莫測的和她的思維不是一個層次的,現在看不見他臉上的神情,更加摸不準他的脾性了。

    慕庭晚只能在一邊委屈。

    他唇上的味道還彌留在她唇瓣上,她下意識的摸摸嘴唇,被蕭亦瀾看見,只聽見他說:“不喜歡就推開我。”

    慕庭晚囧。

    在一邊腹誹,我沒說不喜歡啊……

    到了家,從上電梯開始,慕庭晚就覺得蕭亦瀾的氣還沒消下去,他一個人在前走著,完全不顧她的死活。

    這樣的認知,讓慕庭晚很沮喪。

    蕭亦瀾在這里連續待了兩個晚上,慕庭晚大著膽子問:“你不要回柯笑小姐那里嗎”

    蕭亦瀾手指一頓,火氣還沒消下來,現在又給她澆的一盆火氣,旺盛的在xiōng口燃燒,可他沒有震怒,只是淡淡的說:“馬上走。”

    說這三個字的時候他一直看著慕庭晚,他想要看她究竟在不在乎,沒想到這死丫頭還笑米米的說:“哦,那晚飯我自己弄吧,你不用管我。”

    蕭亦瀾沒有一點好耐心了,拿了西裝外套就走,直到砰的一聲甩門聲,慕庭晚才斂了唇角的笑意,落寞下來。

    又是她一個人了,屋子里空蕩蕩的,一點溫暖也沒有,明明是六月份炎熱的天氣,慕庭晚卻覺得冷。

    蕭亦瀾一直待在車里抽煙,他本想走的,可是又不放心,別扭的坐在車里偶爾看一眼樓上,其實三十層壓根看不見,可他還是習慣性的看了幾眼。

    葉思睿帶著溫弦從醫院檢查回來,開進來的時候剛好看見蕭亦瀾坐在黑色世爵里苦悶的樣子,于是對自家媳婦說:“老婆,你先回去,我看見亦瀾了,過去和他打個招呼。”

    溫弦快要生了,肚子已經很大了,圓溜溜的像裹了只球似的,她笑著說:“好吧,你早點回來啊。”

    “嗯。”

    溫弦下了車,葉思睿也停了車子,下了車往黑色世爵這邊走來,蕭亦瀾心思繁重,低著頭抽煙倒是沒注意前面葉思睿過來,等到葉思睿敲他車窗的時候,他才驚覺,車窗緩緩落下,葉思睿挑挑眉,“怎么,寧愿待在車里也不打算上去”

    蕭亦瀾不理他,繼續抽煙,葉思睿一臉嫌棄的說:“瀾少爺,你能別這么頹靡嗎”

    蕭亦瀾本身長的就精致,現在一耍憂郁,葉思睿這個男人都覺得妖孽起來。

    “喂,我可是要警告你,你讓一個瞎子在家過夜,你是想讓她出事還是怎么的”

    蕭亦瀾對他口中的“瞎子”很敏感,比慕庭晚更敏感,他一記冷眼掃過來,葉思睿立刻明白自己嘴巴太快。

    “你自己這么心疼,還不如上去好好和她談一談,庭晚夠可憐的了,但是你不要忘了,她的痛苦有一大半都是來自于你。”

    蕭亦瀾似乎有些動容,葉思睿這廝已經好心情的說:“我走啦,我媳婦兒在家等著我煮飯呢!”

    蕭亦瀾站在家門口,猶豫了半晌,最后還是開了門進去。

    慕庭晚正在沖開水,蕭亦瀾一驚,走過去就搶過她手里的水吊子,慕庭晚一驚,扭頭看著他的方向問:“你怎么回來了”

    蕭亦瀾不答。

    慕庭晚無力。

    晚上睡覺的時候,蕭亦瀾一直沒有離開臥室,慕庭晚疑惑,這兩天他不是一直和她保持距離的不睡在一起嗎

    現在賴在這里不走又是什么意思

    慕庭晚尷尬的摸摸脖頸,“蕭亦瀾,我有些困了。”

    蕭亦瀾一把拉過她,她跌坐在他大腿上,心跳驟然加快,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親密了,她扭了扭腰,有些不適應。

    蕭亦瀾身上還有淡淡的煙草味,抽煙了

    慕庭晚的臉紅撲撲的,蕭亦瀾打破沉寂,說道:“慕庭晚,這半年你究竟和誰在一起”

    她沒有想到他會這樣直接問,問題問的很突然,太過直接,她還沒有組織好語言解釋,蕭亦瀾的聲音又響起,只是更加冷冽了,“白流光”

    慕庭晚囧,為什么什么她的什么事都要和白流光扯上關系

    他都有未婚妻了,還問這些,不覺得太晚么,于是說:“蕭亦瀾,我不想說這些。”

    “不想說”

    蕭亦瀾忽然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自己xiōng膛下,灼熱氣息如此逼近,一下一下的烘著慕庭晚的臉頰,她的雙手抵在他xiōng膛那里,欲拒還迎的模樣,蕭亦瀾勾住她的脖子說:“慕庭晚,只有蕭太太和什么也不是這兩個身份選擇,包 養情 婦這種事我沒興趣,你選擇。”

    慕庭晚云里霧里,思維本來就混亂,還被他這樣壓在身下迷惑,問著這樣高深的問題,她腦子不太好,回答不了。

    “給我一點時間想一想。”

    “多久一天一個月還是一輩子”

    “……一個星期。”

    “三天,我的底線。”

    慕庭晚囧。

    小白兔還是被壓得死死的,絲毫反抗不了大灰狼的侵占。

    慕庭晚很少出去,蕭亦瀾帶著她到了飯局上,她也是極為不適應的,看不見是她心里不可碰觸的疼痛,即使她嘴上從來不說,可是沒有人會喜歡別人“瞎子瞎子”的叫你。

    實際上,飯局上都是一些老朋友,季境一家子,葉思睿一家子,沈樓一家子,因為上次是蕭亦瀾請的客,再加上沈樓馬上要帶尹凈和女兒回美國,所以臨別前便一起請了。

    葉思睿好心情的問沈樓:“你家女兒怎么沒帶過來”

    沈樓就笑,還是尹凈接的話,“太折騰了,來了就要吃冰淇淋,正在鬧肚子呢,沒讓她過來。”

    尹凈看葉思睿老婆溫弦肚子也很大了,于是問道:“你家呢溫弦快生了吧”

    溫弦低頭看一眼肚子,莞爾,“預產期是七月份,過幾天就要住院了。”

    慕庭晚坐在那里不是滋味,想要偷偷的上洗手間待一會兒,方要起身便被蕭亦瀾拉住,“要去哪里”

    慕庭晚的動作還是驚動了大家,尹凈和慕庭晚算是比較熟的,于是說:“庭晚是不是要去洗手間,我也正要去,我和你一起去。”

    此時,蕭亦瀾才放開她的手,放她和尹凈一同出去了。

    慕庭晚在廁所待了很久,尹凈有些擔心,敲著門問:“庭晚你怎么樣”

    慕庭晚最近換了中藥吃,身體一時沒接受,傾著身子在嘔吐。

    “我沒事……你先回去吧。”

    “那好,我讓蕭亦瀾過來”

    慕庭晚囧。

    這是什么邏輯

    “不要了。”

    尹凈已經沒了回聲,慕庭晚更汗,當蕭亦瀾過來的時候,慕庭晚剛好洗完臉出來,迎面就撞上匆匆走來的蕭亦瀾。

    “不好意思啊。”

    “慕庭晚。”

    這一聲“慕庭晚”叫出口,慕庭晚要是還不知道來人是誰,那她耳朵也有問題了。

    蕭亦瀾的氣息逼近,聲音忽然倦啞,“哪里不舒服”

    慕庭晚一時間沒有適應他忽然而然的溫柔,吞吐著說:“額……沒事,就是吐了。”

    蕭亦瀾扶額,沒有好語氣:“慕庭晚,你究竟是怎么照顧自己的”

    慕庭晚憋屈。

    又不是我的錯,一直吃西藥后續治療,哪知道換了中藥突然接受不了。

    蕭亦瀾拉著她往前走,直覺不是回去的路。

    “去哪”

    “醫院。”

    “……我沒事。”

    最后,蕭亦瀾和慕庭晚還是回了包間,期間蕭亦瀾出去接了個電話,慕庭晚口渴,摸到手邊的杯子就一口氣喝下去了,喝下去以后才發覺,她拿的是蕭亦瀾的杯子,里面全是白蘭地。

    慕庭晚囧。

    一個人怎么能倒霉成這樣呢

    她更加堅信,她所有的好運氣都拿來遇上蕭亦瀾了。

    她一向沒有酒量的,白蘭地又是濃烈的白酒,蕭亦瀾進來的時候,她就已經暈暈乎乎的了,蕭亦瀾見她面色酡紅,有些異樣,再一看自己的酒杯……

    這死丫頭,竟然喝了一整杯白蘭地。

    后來,蕭亦瀾是橫抱著慕庭晚先離場的。

    到了車上,慕庭晚就拽著他的手臂不放,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說了什么,蕭亦瀾一時心軟,把她抱過來揉了揉她的發絲問:“難不難受”

    慕庭晚暈頭轉向的,搖搖頭,又點點頭,蕭亦瀾也不急著回去了,就和她在車里耗著。

    慕庭晚抓著他的手指指著自己的心口委屈的說:“亦瀾……這里難受……”

    蕭亦瀾一怔,知曉現在是問清所有事情的最好時機,于是更用心的問她:“為什么這里難受”

    慕庭晚小鼻子一皺,眼淚泫然欲滴,紅撲撲的臉頰,“我配不上你啊……我現在是個瞎子……瞎子……還是一個不會懷孕的瞎子……柯笑多好……人漂亮……還會給你生孩子……”

    蕭亦瀾的心臟一抽一抽的疼痛,可他想知道的遠不止這些,正要開口問,慕庭晚就親昵的趴上來在他耳邊哼哼的笑,“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什么”

    “我和白流光從來……從來都沒有在一起過……”

    蕭亦瀾一震,隨即又是巨大的喜悅,扣住她的手腕急迫的問:“你為什么騙我”

    慕庭晚被他弄疼了,皺著小臉哭喪起來,“疼……疼……”

    蕭亦瀾立即松了松手勁,把她抱的更緊,薄唇就貼在她滾燙的臉頰上,輕聲問道:“晚晚,你知道我等你說這句話等了多久嗎”

    “蕭亦瀾……你不是問我這半年……這半年干什么去了么我只是……只是去紐約治病去了……還好我沒死……不然現在……”

    蕭亦瀾聽得一驚一乍的,掐著她的腰肢急切的問:“你說什么你生了什么病”

    “好困……我想睡覺……”

    這個時候,蕭亦瀾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她睡著的,他聽到一半解釋,怎么能就此罷手

    他捏住她的下巴,忍著心疼說:“晚晚,你乖一點,把事情說完再睡。”

    “痛……”

    “你快點說完我就放手。”

    慕庭晚醉的迷迷糊糊的,就像個孩子似的,她壓在蕭亦瀾xiōng膛上說:“我得了腦癌……”

    蕭亦瀾的心臟又是狠狠一震,這死丫頭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他

    “所以你騙我和白流光在一起所以你就離開我只要了治病的五百萬”

    “嗯……困……”

    他掐的更厲害了,“慕庭晚,說是還不是。”

    “蕭亦瀾……不管……你信還是……不信……我慕庭晚……就只愛過……愛過……你一個。”

    不管你信還是不信,我真的就只愛過你一個。

    蕭亦瀾也沒有再問下去的必要了,只是緊緊抱住她,那么多的痛苦他根本無法想象,那樣怕疼的姑娘,一個人怎么承受下來的。

    慕庭晚被他弄得睡不著了,就抱著他的脖子問:“蕭亦瀾……亦瀾……頭發很丑嗎”

    蕭亦瀾苦澀的看她,撫撫她柔軟的發絲溫聲說:“不丑,好看。”

    慕庭晚的食指抵上他的薄唇,“你口是心非……你明明說……丑……我做手術的時候……是光頭哎……蕭亦瀾……”

    蕭亦瀾的眼眶酸澀,把她的腦袋按進自己xiōng膛,閉上眼睛,一滴眼淚落進慕庭晚脖子里。

    涼絲絲的感覺,慕庭晚趴在他懷里說:“蕭亦瀾……別人再好……你怎么能不要我呢”

    蕭亦瀾親吻她的發心,“沒有不要你。”

    “你說謊……明明就和柯小姐訂婚……了。”

    “沒有,你來了,所以我沒有訂婚。”

    慕庭晚醉的不清,摟著他的脖子就要來親他,蕭亦瀾一把扣住她的后腦勺,精準的吻住她的唇瓣。

    記憶是河,緩緩流動。

    蕭亦瀾把她深深的按進自己懷里,恨不能把她揉進骨血里,喘息之間,慕庭晚模糊的聲音在耳邊回蕩,經久不息,“真好……我……要做你蕭亦瀾的老婆……好想……好想……”

    “傻子,你一直都是蕭太太。”

    我只是,在用我笨拙的方式愛你。

    更新時間:2014211 0:39:23 本章字數:4130

    我不怕,因為你在我心里。

    慕庭晚的日記

    慕庭晚宿醉,第二天早上意料之中的頭疼,翻個身,溫暖的xiōng膛,嗯,溫暖……

    慕庭晚差點滾下床去,好在那俱溫暖的身體伸手一把托住她,她眼前一片漆黑,可是她極力的想確定眼前的這個人。

    “蕭亦瀾”

    “嗯。”

    好聽的鼻音。

    慕庭晚定下心去,轉念一想,自己在胡思亂想什么

    好笑的敲敲自己的腦袋,蕭亦瀾只是深深的看她,她的小動作全部落在他眼底,忽然而然的心疼,拽了她按進懷里。

    慕庭晚疑惑,蕭亦瀾什么時候轉性了

    “蕭亦瀾……”

    “嗯。”

    “……我的腿麻掉了。”你能把腿從我腿上羅開嗎

    蕭亦瀾這才放開她,可是雙手依舊扣在她腰間,他定睛看她,“晚晚,抱歉。”

    慕庭晚一愣。連日來他都是兇巴巴的“慕庭晚慕庭晚”的喊,忽然改口,她都有些不適應,她以為是為壓麻她的腿的事情,于是尷尬的笑著說:“沒關系,現在不麻了。”

    “……我說的是半年前的事情。”

    瀾少爺一度覺得自己是在對牛談情,只是今天教他更加確定,他真的是在對牛談情!

    慕庭晚囧。

    等等……

    “……你都知道了”

    蕭亦瀾溫暖的掌心撫上她的臉頰,溫聲說:“你自己昨晚喝醉酒對我說的,你不記得了么”

    “……”

    慕庭晚囧。

    她正尷尬,蕭亦瀾一把把她壓到身下狠狠的親,慕庭晚推拒著,蕭亦瀾皺著眉頭說:“不愿意”

    “……沒刷牙。”

    蕭亦瀾再度俯身,蹂躪她嬌滴滴的唇瓣。

    慕庭晚身子弱,蕭亦瀾沒有真的欺負她,只是把她抱在懷里啞聲問:“你就不怕我真的和柯笑訂婚再也不理你”

    “……你和柯笑沒訂婚”

    “……!”

    蕭亦瀾汗,在她額頭親了一會兒說:“這顆腦袋是因為動過手術了所以越來越笨了”

    “……好像是的噯。”

    蕭亦瀾的滾燙的吻游移到她眼皮上,輕輕的吻,微微的癢,一直撩到慕庭晚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去了。

    “晚晚,以后我就是你的拐杖。”

    慕庭晚眼眶酸澀,拉低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親了一下,紅著眼睛說:“可是我笨,我又很麻煩,還會給你添亂子,你真的要和這樣一個我在一起嗎”

    “你再笨,再麻煩,再會添亂子,我也不嫌棄。慕庭晚,我很小氣,你答應了做蕭太太,以后就沒有反悔的機會。”

    慕庭晚,我已經受不了再度失去你了。

    慕庭晚鼻涕淌了蕭亦瀾滿xiōng膛,蕭亦瀾繼續說:“就因為你無法確定自己能不能好好活著所以就輕易離開我慕庭晚,我不能夠允許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你那么笨,重要的事情,還是我來決定好了。”

    “我以為我真的活不了了,我不想讓你難過,所以我想,我走就好了,等我病好了再回來解釋。”

    “難道你走了,我就不會難過”

    慕庭晚摸到他的俊美的臉頰,細細的摩挲,“你都說我笨了,我想不到那么多。”

    我只是在用我笨拙的方式愛你。

    “還好,昨晚你喝醉酒了,不然你要等到哪天才能和我解釋”

    “……不知道,我一直想解釋來著,是你不聽。”

    蕭亦瀾捏捏她的臉,可恨的說:“我什么時候不聽你解釋的”

    “你和柯笑訂婚的那天,我都說我沒有和白流光在一起了。”

    蕭亦瀾笑,那也能叫做解釋

    蕭亦瀾握住她的手,手心微硌,打開一看,鴆之媚在她無名指上翩然。

    似乎是感覺到蕭亦瀾的不對勁了,于是她問:“怎么了”

    蕭亦瀾牽起她的左手問:“這枚戒指你一直戴著”

    “嗯,你沒發現嗎”

    蕭亦瀾真想把自己揍一頓,這么多的不對勁,慕庭晚這么多的舍不得和眷戀,難道他還不明白慕庭晚情有苦衷

    平時倒是聰明,怎么一遇上慕庭晚,就變笨了呢

    蕭亦瀾拉過她,親親她的唇瓣沙啞的反問:“晚晚,我遇見你怎么就變笨了呢”

    慕庭晚抱住他的脖子,莞爾,“亦瀾,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幸福是會降低人的智商的。”

    蕭總裁當天下午就擼著慕小姐去民政局領了紅本子,出門的時候,慕小姐一臉茫然,“我們半年離婚又復婚是不是太快了”

    “……不快。”

    說罷,就倏地抱起慕庭晚上車。

    蕭亦瀾本想重新購置一套房子,最好是客廳全空沒什么家具的那種,寬敞,這樣慕庭晚行動起來也不會很困難,不會撞到東西,慕庭晚沒準,自己已經對這里相當熟悉了,沒必要花那個錢。

    偶爾也還是會不方便,比如說,慕庭晚自從那次在浴室摔倒以后,蕭亦瀾就沒允許過她自己洗過澡,可是一來二去,慕庭晚怎么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洗澡的時候,總是要折騰個把小時,那不是洗澡,那是鴛鴦浴。

    如今,蕭亦瀾整天把慕庭晚帶在身邊,他上班,就把她帶到辦公室,他飯局,就把她帶在身邊蹭飯。

    整日形影不離。

    某晚,剛從酒店出來,蕭亦瀾去地下停車場取車,慕庭晚一個人站在門口等,忽然過來幾個流氓小混混,慕庭晚這模樣是標準的清純蘿莉,看樣子就清麗可口,其中一個小混混對她吹了個口哨,慕庭晚看不見人,當然不為所動。

    那幾個小混混發覺不對勁,在她眼前招了招手,發現這妞沒反應,又吹了個口哨:“喲呵,原來是個瞎子啊!”

    慕庭晚警惕的往后退,那幾個小混混一步步逼近,賊笑著說:“不知道和瞎子美女做起來是什么感覺”

    剛要伸出爪子,蕭亦瀾的車開上來了,車燈一晃,刺得幾個小混混眼睛發酸。

    蕭亦瀾快速下車,把慕庭晚一把抱進懷里輕聲問:“有沒有傷到哪里”

    慕庭晚只是有點緊張,不過倒也沒真的害怕這些人,“沒有。”

    那幾個不識相的小混混指著蕭亦瀾的鼻子不知死活的說:“開個破名車就了不起今兒老子還告訴你了,這個瞎女人老子把定了!”

    蕭亦瀾面無表情的把慕庭晚抱進車里,揉揉她的頭發說:“在這里乖乖等我。”

    蕭亦瀾再走過來的時候,已是一身凜冽。

    那晚,很慘。

    據說,那幾個小混混被廢了男人最重要的地方,蕭亦瀾嫌臟,沒動手做掉他們,只是打電話讓葉柏過來收拾了。

    蕭亦瀾只是冷漠的吩咐:“讓他們也嘗嘗看不見的滋味。”

    葉柏了然。

    等蕭亦瀾進了車,就抽了一張面紙擦了一下本就非常干凈的雙手才伸手過來抱住慕庭晚,柔聲問:“剛才沒嚇到吧”

    “……他們剛來,你就來了。”

    “一點都不怕”

    慕庭晚搖頭,理直氣壯的說:“有什么好怕的,不是有你在嗎”

    蕭亦瀾承認,男人的自尊心和虛榮心一下子被滿滿的填充了。

    “我真想把你裝在口袋里一秒鐘也不離開我。”

    以前,還好。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慕庭晚看不見,所有的事情都變得困難,就算是逛街這樣簡單的事情,他也不敢讓她一個人,有車,有意外,一個看不見的姑娘,他不知道除了把她死死的留在身邊還能怎樣才能護著她。

    慕庭晚涼涼的手指攀上他的側臉,笑意溫暖,“蕭亦瀾,你在我心里就像是全世界,全世界是不會倒塌的,而你,也不會讓我受傷的。”

    因為是你,所以我相信,你會及時的保護我。

    全世界,多沉重。

    慕庭晚的頭發逐漸長長了,蕭亦瀾愛不釋手的撫著,他說:“晚晚,你的頭發長了不少。”

    “你喜歡長頭發還是短頭發”

    “長頭發。”

    所以不要剪了。

    “為什么男人都喜歡長頭發”

    蕭先生一向異于常人,于是他給出了一個很紅果果的答案。

    “做 愛的時候會更有感覺。”

    “……”

    那要不,還是剪了

    蕭先生膩著她,她耳根通紅,于是他俯身上去咬住她的耳垂說:“所以不要剪。”

    “……”偷偷剪掉吧,省得你每天晚上想著法兒的折磨我!

    事實證明,她沒有可以偷偷剪掉頭發的機會,因為她和蕭先生形影不離,吃飯工作睡覺做 愛通通黏在一起。

    等等,貌似……做 愛本來就是黏在一起的

    有一晚,慕庭晚趴在蕭亦瀾xiōng膛上默默的哭起來。

    蕭亦瀾大驚,拍著她的臉,緊張的問:“晚晚,哭什么”

    “亦瀾……我想看見你。”

    蕭亦瀾一怔,心口子跟撒了鹽似的疼痛。

    “晚晚,不要哭,明天我就帶你去葉思睿那里看看,他認識不少在美國醫術高明的醫生,你一定能好的。”

    慕庭晚抱著他的腰身,把臉埋在他脖頸處說:“我本來覺得無所謂的……可是……你在我身邊了我又奢望想要看見你……”

    “會看見的,總有一天會看見。”

    親娘有話說:

    有木有很有愛啊我在想讓晚晚的眼睛好起來呢還是就這樣呢我覺得就這樣瞎著聽好的昂BT!誰想當瞎子!


如果您喜歡,請把《獨家承寵》,方便以后閱讀獨家承寵番外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獨家承寵番外并對獨家承寵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重庆时时彩万位定位胆怎么买能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