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之林家貴妃

寵妃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洛染 本章:寵妃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rpxyv.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寵妃

    清嵐手上把玩著水淵剛才又賞賜下來的東珠,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黃玫帶著苣葉正在整理這些東西,短短三個月的時間,清嵐的私庫已經填了不少的好東西,而翊坤宮的擺設更是一天一個樣。

    “娘娘,你說皇上這是什么意思”紅蠟給清嵐打著扇子,疑惑的問道。

    黃玫幾個也停下了動作都看著清嵐,她們四個是清嵐的貼身侍女,對清嵐身邊的事情是了如指掌,這自家的小姐成為貴妃之后,皇上雖然是差不多天天來,但是兩個人卻并沒有圓房,難道是皇上不行了

    “這后宮的形式你們這三個月里還沒有看清嗎”清嵐把手中的東珠丟了出去,東珠在地上滾了滾停在了黃玫的腳邊,黃玫俯身撿了起來,“皇上是希望我做一個寵妃,那我就做一個寵妃又如何,反正我本來也就想著現在這樣的一個身份你想低調都不行,竟然這樣,那就做一個誰都不敢惹的寵妃,至少這樣在這后宮的日子會好過的多。”

    多活一世的清嵐上輩子就是在笨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更何況她上輩子一點都不笨,被人稱贊為七竅玲瓏心的她雖然還不是很適應這個皇宮,但那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皇上不過是想要借助她來把這后宮攪得一團亂,這樣禍害人的事情她最在行了~~

    “你們四個只要把守好翊坤宮就行~其他的,有你們小姐我呢~”清嵐小手一揮從貴妃椅上爬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要回去補眠,“晚膳的時候再來叫我,我要好好的去睡一覺~”昨晚陪著那貨下了大半宿的棋,現在還真的是很困啊!

    養心殿里,批完奏折的水淵背靠著龍椅閉上了眼睛,想著這三個月里來自己從郭嬤嬤她們那里得來的消息,這個林清嵐倒是看的很是透徹,也是一個聰明的主,對于那些嬪妃的挑釁也很不留情的回了過去,她的那個元春姐姐在她那邊可是永遠都討不到好。

    想到每次清嵐對元春的那些暗諷的話,水淵就覺得有些好笑,而暗衛來報告昨兒在賈府里發生的一切的時候,水淵的第一反應是在心里感慨那個林瑾瑜不愧是林清嵐手把手叫出來的,惹人生氣的功夫都是一流的。

    “李明,晚上擺駕翊坤宮用膳。”水淵睜開眼睛,決定晚上還是接著去逗自己的懿貴妃玩兒~

    李明應了聲是,臉上的神情不變,可是心里卻是吃驚不少,這皇上什么時候會有這么惡趣味的一面,李明想著那個每次都要把懿貴妃逗的跳腳的皇上,身子抖了抖,實在是接受不能啊!

    清嵐并沒有如愿的睡到晚膳,她才剛躺下沒有半個時辰,香草進來說那什么吳貴妃來了,清嵐按著太陽穴坐了起來,語氣很是不滿:“這吳貴妃這次怎么會突然來到我們翊坤宮來了”

    “娘娘,剛才李公公差人來說皇上晚膳要在我們這邊用。”香草服侍著清嵐起來,又給清嵐畫了淡妝,清嵐看已經再也看不出一點困倦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準備去和這個自己到現在也才沒有見過幾面的吳貴妃交交手。

    吳舒,這個風流嫵媚的女子一進宮就榮寵后宮,從嬪一直晉升到了貴妃之位用了不過三年的時間,更是為了水淵生了一個備受寵愛的兒子,父兄在朝堂上的勢力也是極大,而吳家也正和柳家掐的歡樂,再加上時不時的被上官家為主的文官的牽制……清嵐撥了一下自己發上的金步搖,邁著蓮花步一身嬌柔的走了出去,好像一陣風就可以把她吹走似的。

    吳舒看著清嵐那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那身姿比自己的更加的風流,吳舒氣息一凝,在清嵐要開口之前先出聲了:“咱的皇上也真是不懂的憐香惜玉的,看把我們的懿貴妃給累的。”說完還拿著手帕捂著嘴笑著,“琴嬪妹妹,我們美麗的懿貴妃可是你的親表妹,你可是要好好的照顧好她才是。”

    清嵐沒有想到這元春會跟著吳貴妃一起來,這兩個人不是一直都水火不容的嗎

    “姐姐說笑了,皇上對妹妹極好的,”清嵐坐在了吳舒的對面,臉上是嬌羞一片,說不出的美艷,“什么都想著妹妹,妹妹這心里真的是說不出的歡喜。”

    吳舒桌子底下的手扯了扯手帕,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柔媚:“那真是太好了,說不定用不了多久妹妹就可以為皇上生兒育女了。”吳舒的話讓元春臉上的笑容一窒,長長的指甲就要掐進了肉里,她伺候皇上已經多年,可是比她晚進宮的麗嬪都有了一個女兒,但是自己的肚子一點反應都沒有。

    “是啊,用不了多久妹妹就可以為皇上生一個可愛美麗的小公主了。”想要生孩子,呵呵,怎么可以那么容易的就生出來呢!

    “妹妹也很期待呢,一個像妹妹和皇上的小公主。”清嵐嬌羞的捂著臉,全身都開始洋溢著粉紅的氣息,看的吳舒和元春很是牙疼。

    吳舒突然覺得自己今天來這里全屬是來找不自在的,但是她忍不住了,她已經有三個月沒有見到皇上了,在這樣下去可不行,皇上是最忘性的,自己要是在不見見他的話,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把她給忘記了,這怎么可以,她才是皇上的寵妃,她的兒子才是皇上最疼愛的兒子,誰也不能搶走他們的幸福。

    吳舒的臉冷了下來,清嵐當做自己沒有看到,依舊滿臉嬌羞的對著吳舒和元春說著皇上對自己的好:“皇上最近每天都很早的就來陪妹妹了,說妹妹不熟悉這皇宮,會想家了,一有空就帶著妹妹去御花園里走走,或者是在這里陪妹妹說說話兒。”

    “妹妹本來還在擔憂自個兒會不討皇上的喜歡,但是看到皇上處處為妹妹著想,妹妹也就放心了。”

    “前晚皇上還說要妹妹給皇上生一個可愛的小皇子,這,真的是,哪有那么快啊~~”

    吳舒和元春兩個人的臉上越發的難看了,不停的在心里告誡自己要忍耐,要忍耐,等見到了皇上,等把皇上勾走之后,咱再來和這貨算賬!!!

    水淵沒有讓人通報就進來了,看到的就是吳舒和元春兩個人僵著笑容,眼冒兇光的瞪著那個周遭都在冒著粉紅氣息一臉嬌羞無比的清嵐,水淵跨過門檻的教頓了一下,心里暗道:這個清嵐這次又做什么了,怎么氣氛那么古怪

    “愛妃們怎么來了”水淵看著覺得蠻有趣的,便決定也加入這個戲局。

    “臣妾見過皇上。”三個人趕緊站起來給水淵請安,在水淵說起之后,清嵐嬌嬌弱弱的走到了水淵的身邊,整個身子都差不多靠在了水淵的懷里,抬著頭滿臉的羞澀:“皇上~今兒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

    水淵也直接攬住了清嵐坐了下來,示意吳舒她們也坐,手指點著清嵐的鼻尖,眼里全是柔情,看的清嵐皮疙瘩都要起來了:“朕不知道你的吳姐姐她們會過來陪你說話,只是擔心你寂寞了。”

    “皇上對臣妾真好~”清嵐的眼眶紅了,埋首在水淵的懷里,在水淵看不到的地方翻白眼,這貨肯定是知道這兩個人來自己這邊了,就趕緊的過來演戲,真是的,還讓不讓人休息了啊!!!

    “愛妃說什么傻話呢。”

    兩個人的蜜里調油讓吳舒和元春心里更是暗恨不已,想要插話,可是看皇上一心一意的只關心著那個狐媚子,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更是親耳聽到皇上在狐媚子的哄騙下,許了一大堆的好處,開口又是一大堆的賞賜,三個月的賞賜都已經快比過吳舒一年的賞賜了,更不用說元春的。

    “皇上,您現在眼里心里就只有妹妹一個人了,臣妾很是傷心呢~”吳舒見終于可以插上話之后,趕緊出聲把皇上的注意力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來。

    “愛妃這是吃醋了啊!”水淵笑,“朕最近確實是冷落了愛妃,只是你的懿妹妹剛進宮,再則年齡又是最小的,朕不放心啊!”

    “瞧皇上說的,好像我們這些個做姐姐的照顧不了清嵐妹妹。”元春嬌笑著給水淵拋了一個媚眼,這讓清嵐看了有些吃驚,當初那個和木頭似的元春原來也可以這樣的嫵媚啊~這后宮還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她還以為這元春以后會和王夫人一個德性呢~

    “哈哈……朕知道你們姐妹情深,這些不過都是朕的推詞,朕說到底還是不放心這個小妮子。”水淵轉頭看著清嵐滿是深情。

    清嵐抽了抽眼角,抖了一下身子,但馬上又是一副嬌羞,臉上帶著紅暈,低著頭甚是不好意思:“皇上就愛逗人~~”

    吳舒和元春兩個人死命的扯著手帕壓下心里的怒氣,笑意盈盈的和水淵開始扯東扯西的,無非是要想著法子把水淵拉到自己的宮里去,只可惜不管她們說什么,只要表示出一點想要讓水淵去自己那里的意思,清嵐就會滿眼愛意的跟她們說水淵對她是如何好的,而水淵也毫不介意的當場秀愛意。

    吳舒和元春很確定今天她們是自己來找抽的,看的兩個人是胃疼牙疼頭也疼,到最后不僅沒有把皇上勾搭到自己的宮里去,還吃了一肚子的火回去:皇上連個晚膳都不留她們一起吃,就這么不想看見她們啊,晚膳還沒上呢就趕她們走!!!

    等吳舒和元春走了,清嵐借著要上晚膳,從水淵的懷里退了出來,不著痕跡的揉了揉自己的手臂,想要把那些皮疙瘩壓下去,嘖,這以后要是那些女的再來看她不把她們惡心到再也不會來了!!

    水淵玩著自己腰上的玉佩,嘴角向上45,剛才的那一幕更見的奠定了清嵐寵妃的地位,而那些妃嬪們也要著急了,這人一著急,手腳就會亂了,那就什么都好辦了。

    要不要讓這水更加的渾濁呢

    水淵表示這攪渾水什么的事情他很感興趣。


如果您喜歡,請把《紅樓之林家貴妃》,方便以后閱讀紅樓之林家貴妃寵妃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紅樓之林家貴妃寵妃并對紅樓之林家貴妃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重庆时时彩万位定位胆怎么买能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