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明錄

第三百六十九章 死人利用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木落天堂 本章:第三百六十九章 死人利用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rpxyv.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第三百六十九章 死人利用

    “我就不應該在我們新婚之夜讓你走,這樣我爹爹就不用去找你,就不用被你殺掉了。”井上蘭看了無塵一眼,又沖我說道。聲音還是不帶一點感彩。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說什么,是在試圖解釋什么還是在語無倫次。

    “畢竟你是我的夫,我們還是要在一起過幾十年的。”說著井上蘭往前走了兩步。我看她的臉色,似乎是因為月光的關系,顯得有些慘白。

    我怎么就覺得心里咯噔一下,就有那種沖動要跟著她回去呢。畢竟我們是在這里完婚的,新房說不定紅彩頭都還沒有撤。

    “牟兄,別跟她過去。”

    “道士,是你應拆散我們兩個的么”井上蘭突然瞪著無塵說。

    “沒沒沒我可沒有。”無塵好像看出了些什么,但又害怕井上蘭,不敢說。

    “好,我跟你走。”

    有些事情總要面對么。我完全不理會無塵的阻攔,毅然決然的跟自己的發妻走進了黝黑的巷子里。甚至無塵想要跟著也被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聽起來感覺有點像同妻在期望失足斷背的丈夫回家,而丈夫也是在妻子的感召下毅然放棄了基友而選擇重回正途。

    我走在井上蘭的身邊,其實覺得這個女人也是挺可憐的。老爹死了還要準守中國的婦道。我可沒有想著跟她圓房什么的,還是要歸結為上面的一句話,我得了解一些事情。

    到了原來我倆成親的新房。房子大門開著,原來的紅紙燈籠沒有撤下來,旁邊又掛上了白布燈籠。這真是紅白喜事一起來,之前好像說過了,為啥白事也叫喜事。進了大門院子正中央,大廳的北墻上掛著一塊巨大的白布。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奠”字。我們那個地方的房屋設計,都是坐北朝南的。當然這種格局是跟天氣和緯度有關,太陽決定的么。后來加上了迷信的元素,便是以北為尊,供奉先人都是在北面的。就像條形的桌子只有在供奉祖先的時候才能橫對著北面。當然自己吃放的桌子不是圓的就是方的,怎么擺法就無所謂了。

    這樣的場景是古裝戲里面經常有的,我從小時候看了會害怕到現在見了覺得親切。只是這個時候我覺得跟井上蘭到這種地方還是有些詭異的。畢竟屋子里的那些喜字還沒有揭去,身子旁邊廂房里面透出來的光都是曖昧的紅色。只是正廳里面一片素白,一口黑漆棺材大頭沖著我。這讓我想起了那首順口溜。

    我知道自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腦子還如此混亂。

    “我爹就在這里面,師叔把他帶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死了。”

    “你爹他。不是我殺的。”我還是沒忍住,解釋了一下,即便我知道是徒勞的。

    “誰殺的已經不重要了,他死了,如今還沒有下葬。因為他只有我一個女兒。”

    該不是她想讓我給這個老頭兒披麻戴孝吧。雖然井上雄信比武藤山河要好上百倍不止。但是奈何武藤山河起點太低,乘以一百得出來的成績也高不到哪里去。誰讓他們跑到我們的地盤上撒野,死了也是活該。

    “牟武,你會遵守你的諾言么”井上蘭回頭又哀怨的看著我。

    我可能虧欠的就是這個井上蘭了,哪怕自己當初曾經沒事找事救了她一命。所以我在心底惡狠狠的幸災樂禍的想著。其實我們對待東瀛人。日本人已經很寬容了。之所以如此違背道德品行的如此想象,完全是為了讓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你還是回你們東瀛去吧。”我憋了半天來了一句。

    “我就知道你也是一個背信棄義的小人!”井上蘭突然變得聲色俱厲。這就像是翻臉不認人。

    一陣陰風吹過,我身后的房門突然被風給吹得關上了。如果這時候來點陰森森的音樂特效,那基本上沒有幾個正常人能承受得了了。

    “我現在自身南難保。哪里能保護你的周全。”

    “那你當初答應那么爽快!我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名,你讓我走我就走得了么!”說著井上蘭伸手抓向我的脖子。我本來不想躲的,但是看到她手上的指甲能有一寸多長,我知道不妙。半途還是身子一側躲了過去。

    沒想到井上蘭并沒有罷休的意思,雙手交替著一招一招的攻過來。她本來沒有什么武藝的么,現在看來可能是些花架子。身體僵硬的要命。躲了幾下,我實在懶得躲了,就用手擋了一下。碰撞之間我的手臂一陣劇痛,井上蘭的手指堅硬的居然比精鋼還有過之。

    “井上蘭,你冷靜一下!”我知道有人在控著她,所以這句話我是說給那個人聽的。現在我覺得井上蘭跟那個盧子俊有點像。盧子俊死了之后又復活,身邊有個縱他的風憐。井上蘭身子如此堅硬,恐怕也是已經死了。但是她又是被誰縱的呢

    說著我也開始小心的還擊,拳腳上都帶著真氣,以防自己受傷。井上蘭畢竟生前也不過是個弱女子,沒有什么武藝,就算身子刀槍不入了,戰斗力也時候有限。我便有空在四周圍逡巡,看看到底控她的人藏在什么地方。

    其實藏人的地方太好找了,屋子中間不就是有一口能藏人的大棺材么。

    我先隨手扯下一條掛在房梁上的白帷,趁機在井上蘭的身上饒了幾圈,最后將她綁在石柱上。她雖然堅硬無比刀槍不入,但是對付這種柔軟的布可是無計可施了。我看著她在那里掙扎半天也沒有掙脫開的意思,便安下心來,要對付那個幕后的縱者了。

    “你給我出來吧!我來這里就是為了找你的。”我也是喊出來給自己壯壯膽,畢竟這里的氛圍太詭異了。

    我當然不敢用手去碰那副棺材,而是用湛盧劍將棺材板挑落地上,順勢一劍刺進棺材里。感覺像是刺進了一顆熟透了的南瓜里面,我用力一頓寶劍,將整個棺材震碎半邊,一具直挺挺的尸體便落到了地上。

    難道是我想錯了,人不是躲在棺材里的地上躺著的當然是井上雄信了,只見他臉色蒼白到嚇人,就跟他家姑娘井上蘭的臉色差不多。嘴唇卻是猩紅一片像是剛吸過血,讓我不知道他的慘白是化妝的還是自然形成的。

    “久違了,牟武。”就在我靠近了想看個究竟的時候,躺在地上的尸體突然睜開了眼睛,一張嘴裂開一個難看的弧度,沖我說了一句。

    被捅了一劍的死人突然睜開眼睛,讓誰見了都會嚇個半死吧。好在我見識多了,也多少能預見到死人復活這種事情的發生。畢竟小日本的花花腸子和變態手法不是我們所理解的。

    他們從唐朝開始大規模的學習漢族文化,遣唐使他們派的最多了,交流也很豐富。但是對于歪門邪道,他們學的就更早了。在中國兩千多年的奴隸封建形成的巫蠱文化,到了五代后期,特別是宋朝之后達到了頂峰,但是在朱熹之后,到南宋又開始落沒了,因為越來越多的喪心病狂的道術被開發出來。在禮教最嚴重的年代,這些東西都被先進的生產力給取代了。所以有些很精巧的,但卻很下作的巫蠱道法在那個島國還能看到。

    而現在我就看到他們帶著從中原學到的法術,回來對付我了。井上雄信慢慢從地上爬起來,被我捅了一劍的肚子黑乎乎的,根本就看不到傷口,更看不到有血流出來。他已經死了,這是可以肯定的,因為他的師兄在殺他的時候可沒有想到讓他裝死來對付我。

    不過是“死人利用”罷了。未完待續


如果您喜歡,請把《亂明錄》,方便以后閱讀亂明錄第三百六十九章 死人利用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亂明錄第三百六十九章 死人利用并對亂明錄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重庆时时彩万位定位胆怎么买能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