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兒飛

完結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佳麗三千 本章:完結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rpxyv.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完結

    童小蝶要減肥

    童小蝶自己窩在沙發上,咬著嘴唇,浩辰是生氣了吧!

    悄悄走到書房門口,探頭探腦一番……沒反應。

    故意弄出點聲音……沒反應。

    “咳!咳咳咳!哎呀我怎么咳嗽了呢”

    ……沒反應。

    于是,童小蝶慌張了,怎么辦浩辰生氣了!!!!

    這時,童童小朋友在房間里傳出了麻麻我要吃信號。

    童小蝶趕緊過去,解了xiōng前的紐扣把童童小朋友抱起來喂奶奶,邊喂邊想,我該怎么辦呢

    我不想吃飯是為了要減肥,減肥是因為我太胖了,我太胖了我害怕我老公不喜歡我了。

    于是,童小蝶堅定了決心,還是餓著吧!餓著總比被老公不喜歡的好!

    童童小朋友滋溜滋溜的吃著晚飯,覺得麻麻的奶奶真是太香甜了啊!

    能吃能睡的童童小朋友,在吃完了奶奶后眨巴眨巴小嘴,朝童小蝶甜甜一笑,惹的童小蝶歡喜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抱著走了走,輕拍在童童的后背,直到小家伙嗝了一聲。

    童小蝶把童童放在搖籃里,輕輕哼著歌,“乖寶寶,睡覺覺,搖啊搖……”

    童童能吃能睡,聽著歌謠,瞇上了眼睛。

    童小蝶小聲的跟他說:“吶,童童啊,爸爸唱歌是最好聽的了!你以后要向爸爸學習哦!爸爸好厲害的,還會彈貝斯哦!!嘿嘿,爸爸現在在跟媽媽生氣啊,為什么呢因為媽媽剛剛不肯吃晚飯了啊!可是媽媽想漂漂啊,怎么能吃飯呢吶,童童你說,怎么樣才能讓爸爸不生氣呢爸爸都不理媽媽了,媽媽一個人好孤獨哦!”

    這個時候,童小蝶不知道,宗政其實就站在門口,貼著墻壁探出半個頭,一直目睹了童童吃奶奶,童小蝶唱歌,還有現在,在跟她兒子訴苦。

    心里暗笑,小家伙,非要我生氣才害怕!

    慢慢的,悄悄的,又回到了書房,裝模作樣的鋪了一桌的A4文件。

    童小蝶輕手輕腳的從李婉清的房間離開,出來,在沙發上坐兩分鐘,肚子一陣空虛,咕嚕咕嚕的叫喚起來。

    童小蝶臉紅的趕緊捂住,慶幸還好客廳沒有別人在,但是饑餓感像潮水般涌來,越來越洶涌,她小眉頭皺著,望了一眼童童小盆友的房間。

    童童你把媽媽都吃餓了啊!

    于是,躡手躡腳的鉆進了宗政的書房。

    宗政早感覺身后有個小家伙在靠近,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翻著手里的資料。

    “嘿嘿”,童小蝶一個后抱,“猜猜我是誰。”

    宗政無奈的看著就掛在他肩膀上的小女人,“還猜不用看聽聲音就知道是我那個不吃飯要減肥的老婆唄!”

    童小蝶十分不好意思的又嘿嘿了兩聲。

    “浩辰你不餓么”

    “不會,還好。”

    “恩……那你還是吃點吧!”

    “不要。”一副我真的一點都不餓的摸樣。

    “恩……那我陪你吃一點好了!”

    “你繼續減肥吧!”宗政說,“千萬不要考慮我。”

    這下,童小蝶揪著手指不說話了。

    宗政也不說話,對自己說,我現在的形象是正在跟老婆生氣的老公,千萬不能被小女人哄一哄就寵的她連飯都不吃了!

    童小蝶稍稍離開一點,慢慢貼著墻壁要挪出書房,但又一陣強大的饑餓感像海嘯般席卷了她。

    鼓起勇氣,一個撲過去,宗政不由往前一傾。

    “嗚……老公我餓啦!人家真的好餓啦!我們吃飯吧!!”那樣子,耍賴又淘氣。

    宗政強忍著笑,轉過去把小女人他抱到腿上,一臉嚴肅。

    “餓了”

    “恩,人家好餓哦!”童小蝶捂著肚子皺著小眉頭。

    “還減不減肥了”

    童小蝶把頭搖的撥浪鼓,“不了不了,老公,我錯了。”

    宗政看認錯態度還不錯,點點頭。

    童小蝶趁機巴著他,“老公,小奕今天說我啦!”

    “說你什么”宗政皺了眉頭。

    “她說我好肥的!是她說的我才要減肥的!”

    “……”宗政扶額,管子一天到晚的到底在做什么老子兒子都出來了他怎么還沒搞定那個男人婆!我女人哪里胖了這叫豐滿懂不懂!她憑什么說我女人胖了!

    “那人家還不是怕你不喜歡嘛!”童小蝶討好的眨巴眨巴眼睛。

    “我有說不喜歡么”

    “……沒有。”

    “你是聽我的還是聽連奕的”

    “當然是我的親親老公你的咯!老公我很聽話的哦!你知道的嘛!人家一直都很乖的啊!就是臭小奕今天刺激到我啦!不然我也不會這樣啊!”童小蝶非常熟練的把這件事推給了連奕。

    宗政摸上小女人的肚子,一個月的白紗布綁下來,瘦倒是沒瘦多少,但肚子平坦了不少。

    “寶貝。”

    “恩”

    “不管你是不是胖了,我都喜歡你。”宗政真摯的說。

    童小蝶被突然表白了,小臉一熱,又對自己要減肥不吃飯的事情多了一份自責。

    “你看,軟乎乎的抱起來多舒服。”宗政說,“你這樣最可愛了,我好喜歡。”

    童小蝶害羞了,小耳朵紅紅的。

    “好了,”宗政抱著童小蝶站起來,“走,吃飯。”

    童小蝶愛嬌的攬著宗政的肩膀,兩腿夾著宗政的窄腰,小臉蹭啊蹭的,“老公,你最好了!”

    宗政打開冰箱一看,剛剛好留著兩份的晚飯。

    童小蝶掛在他身上,“咦!”

    “媽媽留的,知道你會餓。”

    李婉清一點都不擔心,她是過來人了,喂母rǔ的媽媽怎么會不吃飯到時候餓的誰都不認識只認識米飯了。

    把飯菜熱了一下,童小蝶窸窸窣窣的大口吃起來,宗政也早餓了,但為了小女人,硬是忍著,現在兩人頭挨著頭吃的香噴噴。

    童小蝶說:“老公你都不知道,人家剛剛一喂完童童奶奶就餓了,你說是不是童童把我吃餓的啊!”

    “當然了,你吃的是要分給童童的啊!”宗政給抹了抹嘴角的飯粒。

    童小蝶點頭,“那我要多吃點。”

    宗政摸摸她的頭,給夾了一塊牛肉,“寶貝,來,吃肉。”

    童小蝶一口咬下,嚼啊嚼的好開心。

    就這樣,童小蝶的月子徹底結束,隨著宗政國軒的到來,童童的滿月酒開始。

    滿月酒當天,童小蝶穿了一件奶白色的裙子,站在穿衣鏡前,感嘆好身材一去不復返了。

    所以說,什么骨架大不大的根本不是問題,童小蝶瘦的時候多瘦啊,一陣風就吹跑了,現在,白胖白胖的,活脫脫一枚糯米湯圓。

    宗政從后面抱住,在童小蝶的側臉上親親,“寶貝你真美!”

    “真的”

    “當然真的,你最好看了。”

    童小蝶滿足了,浩辰說我最好看!

    宗政國軒說:“你們結婚的時候辦在北京,這里就是走走場自己人熱鬧熱鬧,我和你媽也沒來,所以這回我們大辦一下!”

    童小蝶聽宗政的,宗政點頭,那她也沒意見。

    李婉清笑呵呵的給了童小蝶一條分量很重的金鏈子,項墜是一塊鑲金邊的白玉。

    “小蝶你戴著,我找大師開過光的,保平安對身體也好。”

    童小蝶誠惶誠恐的接過,手心一沉,覺得太貴重了,不敢要。

    “拿著!”李婉清說。

    宗政接過來,“媽媽給你就戴著。”

    說著,俯給小女人戴好。

    童小蝶摸摸,覺得玉很冰涼,上面的彌勒佛笑的很慈祥。

    “謝謝媽媽!”童小蝶甜甜的說。

    李婉清抱著童童笑,“謝什么!”

    宗政國軒也覺得挺好,小姑娘皮膚白,戴著好看。

    宗政攬著童小蝶的肩膀,小聲說:“小錢婆今天開心么”

    童小蝶咯咯笑,也攬著宗政的腰,“好開心,浩辰我好開心。”

    不是因為這條項鏈,而是因為得到爸爸媽媽的疼愛。

    宗政國軒從李婉清手里把童童接過來,逗著笑。

    童童也喜歡爺爺,一點都不認生,朝宗政國軒露出無齒笑容,小拳頭有力的上下揮舞。

    宗政國軒勾著童童的小手,“喲!這力氣大的!”

    李婉清在旁邊趕緊夸童小蝶,“我們小蝶奶水好,為了這個小家伙吃了多少東西啊!你看童童壯的!”

    宗政國軒也知道,小孩子要吃母rǔ才會身體好,媽媽的奶水好寶寶才長得快長得好。

    而且宗政國軒也喜歡叫寶寶的小名,他認為,孩子小的時候就應該取個小名叫著長大,童童這個小名取的好,他也喜歡。

    他就得意了,看我家兒媳婦,喂的是母rǔ!一下就給我生了個大胖孫子!誰說她身體不好了誰說的!我兒媳婦身體最好了!!

    宗政國軒在來之前把童童的照片顯擺了整個大院,看看,什么叫可愛!

    當然,大院的同輩們依舊逃不開被教育的命運,一直到他們找到那個想要過一輩子的另一半。

    所以,這次的滿月酒,眾禽獸結伴而來,本來是為了來灌到宗政以泄心頭之恨的,但在最后被童童小朋友萌到,剛剛爭著搶著要抱要親親。

    宗政在一旁看著,心里得意,不錯小子!才這么點兒就能給老子解圍了!

    作者有話要說:真的要完了,很不舍,那什么,我再碼個十萬字的童童成長記好不

    呵呵,玩笑!

    明天迎來久違的雙更,恩,大結局!!~~

    熱鬧的滿月酒

    酒店的大堂里,LED燈不停的走過“祝宗政茂亦小朋友滿月快樂”的字句。

    管元帥拎著管子的耳朵,“今天跟我說說,我孫子什么時候出來!”

    管子既討好又諂媚的笑,“爸!快了,真的,真快了啊!”

    宗政國軒在看完熱鬧后適時的出來,拉住管元帥的手,“哎呀,老管啊,也不是我說你,這種事急不來的嘛!你看我們家浩浩,原來也是不懂事!不過啊,成了家以后還真變了不少,哎,我帶你看看我孫子,太可愛了!”

    童小蝶過來拉管子的衣角,“管子管子,你怎么沒跟小奕一起來”

    不提還好,一提管子就傷心了,拍拍童小蝶的頭,“革命還未成功,你管哥哥還要繼續努力!”

    童小蝶自從知道管子跟她一樣很早沒了媽媽后,很是喜歡管子,就想著連奕真是的,不能讓她這么任性下去了,決定要幫管子搞定。

    “小蝴蝶!”一聲聽起來就很漂亮的清亮嗓子呼喚,“過來迎接,姐來啦!”

    童小蝶一回頭,吃驚了,“小寧!!你怎么來了啊!”

    陸寧一臉“嚇到你了吧”的表情,“吶,給你個驚喜。”

    童小蝶雙手捂xiōng口,“真的驚嚇到了哦!”

    陸寧就喜歡童小蝶這小模樣,一手攬進懷里擁抱。

    抱完,馬上說:“哎呀,小蝴蝶你xiōng部真軟!還很大!”

    詹嚴明在后面很禮貌的咳了一聲。

    童小蝶驚恐的護xiōng,然后又去捂陸寧的嘴,深怕她再說出點什么。

    宗政這個時候也過來了,很驕傲的抬頭挺xiōng。

    童小蝶甜甜的叫人,“明子哥哥!”

    詹嚴明遞了一個紅包給童小蝶。

    童小蝶接住,小手放背后悄悄摸摸,恩,很厚的!

    然后笑嘻嘻的盯著陸寧看。

    陸寧被看的難受了,嗓門很大的說:“恩,明子哥哥你不用管我了,我幫小蝴蝶在外面招呼客人!”

    宗政知道小姐妹有悄悄話要說,拉著詹嚴明進了里面。

    相對于男人婆,他還是很放心寧子的。

    童小蝶賊兮兮的問陸寧,“明子哥哥還不放心你一個人來啊!你們好甜蜜哦!”

    陸寧一臉苦悶的說:“甜蜜個屁!天天管著姐,不讓姐出去玩,姐說一定要來寶寶的滿月,他還真的就給姐排出了時間表,跟著姐來了。”

    “多好啊!”

    陸寧看著童小蝶說:“親愛的我們能不聊那個掃興的家伙了么”

    童小蝶捂著小嘴咯咯笑,點頭。

    連奕是最后來的,說最近法院忙翻了,讓童小蝶給她安排靠門的位置,她吃幾口就走。

    童小蝶一陣心疼,巴著連奕不放手。

    連奕一看小女人這圓胖的模樣,就笑了。

    童小蝶問她笑什么卻連陸寧都笑了。

    “你們到底在笑什么啦!”

    陸寧指指童小蝶的xiōng部對連奕說:“姐剛剛抱過了,很軟很大。”

    連奕點頭,“我都說你胖了,今天一看,嘖嘖。”

    童小蝶兩手叉腰水壺狀,“你們不要一直笑話我哦!浩辰說他喜歡我這樣的!媽媽也說我這樣剛剛好的!”

    陸寧和連奕笑的喜慶,“恩,是挺好的,小奶牛!”

    童小蝶也笑了,“錯!人家的新外號是小白豬!”

    陸寧不同意了,“豬哪有這么大的xiōng部是牛,奶牛才有你這尺寸。”

    連奕同意,“豬是你男人叫的,以后我們倆就叫你牛了。”

    童小蝶不肯,鬧著,“哪有這樣的啦!我是好媽媽,我們童童要吃啊!所以人家漲奶才會這么大的嘛!”

    但是,沒有人想聽解釋,在今后的日子里,一口一個小奶牛叫的歡喜,而且,也正如這個外號一樣,童小蝶本人不愿面對事實的認為是這個外號起的不好,小女人在給童童斷奶后就一直繼續漲奶著,身材也完全不復昔日的苗條了,每每看著連奕和陸寧的細胳膊細腿羨慕嫉妒,再低頭看看自己,撲進宗政懷里不肯出來。

    管子坐在管元帥旁邊給連奕發短信,被忽視,打電話,被掛斷,直到看見童小蝶牽著兩個女人的手走進來,這不,其中就有他女人的手,當然,這個他女人也是管子單方面承認的。

    連奕眼風一掃,阻止了管子想要蹭過來跟她坐一桌的行動,自己坐在靠門口的地方。

    童小蝶在經過管子身后時,安慰他,“我等等抱童童來給你玩啊!還有童童喜歡你嘛!”

    想到童童,管子心情好了一點。

    于是,童小蝶去找李婉清,今天是李婉清抱著童童的,但找到的,是空著手正在跟小姐妹聊天的李婉清。

    “媽媽,童童呢”

    “哦,被浩浩抱去了,哎,我就說母rǔ好吧!看我家童童,你們以后找兒媳婦啊,千萬不能讓她胡鬧,看我家小蝶,懂事吧!都不用我說,什么都做的好!”

    童小蝶臉紅的一個一個叫阿姨。

    眾長官太太受教了,想著以后我兒媳婦要是不喂母rǔ給我孫子喝什么奶粉,老娘就跟她拼了!

    然后又覺得,怎么人家的兒媳婦就這么好呢

    童小蝶是在一群禽獸中間找到童童的,孩子的爸爸正坐在一邊很是驕傲得意。

    宗政指指說:“老婆,他們要灌我酒,我們兒子幫忙擺平了。”

    童小蝶順著看過去,還真是,大炮他們都爭著要抱童童,童童也很給面子見誰都笑,小臉紅撲撲白嫩嫩的,小手小腳又胖的很,一節一節的穿著李婉清給買的清涼夏裝,頭上戴著小帽,被包在一個薄被里。

    童小蝶趕緊給管子打電話,管子一聽童童被抱走沒他玩的份了,馬上過來了。

    大吼一聲,“禽獸!放下那個白胖的小子!”

    被忽視,只有童童聽見管子舅舅的聲音扭著小臉朝這邊笑笑。

    一笑,把管子的魂都勾走了,作為一個寶寶不知道在哪里連女人都沒有搞定的未來爸爸,管子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拿童童練練手。

    這個時候大炮抱著童童了,依依啊啊的哄著,還說:“我叫大炮,來,叫一句聽聽。”

    童童就傻呵呵的樂了,咯咯笑。

    大炮多滿意啊,“恩,對,多練習,大炮,記住!”

    詹嚴明給抱過來,朝宗政望一眼,“浩子你們家小子真沉。”

    宗政就看著童小蝶笑了,被小女人一掌拍在手臂上。

    童童誰都喜歡,小家伙自來熟,大院里同輩的也都稀罕他,這可是他們這一輩第一個小娃娃,被當成寶貝手心里捧著,要不也都是有正事的人,不會這么老遠的跑來就為了吃個滿月酒。

    當然,看著童童,眾禽獸也真的開始急了,爺的兒子在哪等著爺呢

    詹嚴明很低調的在心里想,下一個滿月酒肯定是我和我們家丫頭!

    陸浩從遠方打來電話,要視頻小家伙,說伯伯忙的走不開啊,童童你見諒啊見諒,伯伯讓你寧子姨給帶了禮物的啊,小家伙你喜歡不

    任是一向冷靜腹黑的狐貍陸,也抵抗不了童童的魅力,整個智商不夠用。

    童童覺得手機好玩,又咯咯笑了,惹的一旁眾禽獸頓覺自己小鹿亂撞,非常想一把抱過小家伙親上幾口發泄一下自己膨脹的父愛。

    宗政讓童童撲騰夠了,拿過電話對陸浩說:“禮物貴重了啊!”

    陸浩推了推眼鏡腳,“寶寶戴玉好,保佑平安。”

    宗政看看童童脖子上的和田玉,說:“下次來讓小蝶給你做頓飯。”

    陸浩就笑了,說好。

    真正的兄弟,不計較這些,給你做頓飯,合你的胃口就行。

    童小蝶是多愿意做這頓飯啊!因為宗政跟她說:“很貴,人良一年賺的錢都買不了。”

    于是,童小蝶激動了,在鏡頭前露了一張小臉,“陸子哥哥你來玩啊!”

    正說著,童童皺了眉頭,開始哼哼,童小蝶一看,趕緊抱過來,“童童餓了,我們去吃飯飯哦!”

    宗政跟出去,安排了一間小包間,專門為了童童吃奶奶用的。

    童小蝶讓宗政出去找連奕,說小奕還沒抱抱呢!

    當然,宗政不但找了連奕,還找了管子。

    連奕一進去,就看見小女人的大咪咪,再看看自己的,差距太大。

    “女人你老公肯定高興壞了。”連奕的尺度,從來都是這么寬大。

    童小蝶這個時候已經非常了解連奕的意思了,紅著臉,“小奕你不許在童童面前耍流氓,他會聽到的!”

    連奕看看那小家伙,滋溜滋溜吃的開心得很,再看看小女人,一臉滿足,臉上的神情很不一樣了,白胖的小臉,圓圓的像一枚湯圓,慈愛的看著懷中的孩子,那樣的安穩。

    連奕把一個小金袋子裝進童小蝶隨身的小包里,“給童童玩的。”

    童小蝶是真沒多想,以為是小玩具。

    童童吃飽了,童小蝶往連奕手里一塞,“噥!拿去玩!”

    那表情,驕傲的,覺得自己兒子成為人人喜歡的玩具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

    作者有話要說:嘿,今天完結,還有一張在下午兩點。

    要定制的孩子們請下手~!

    未來的以后,我想應該還會有童小蝶的故事,雖然不舍,但是還是要說再見,我的童小蝶,以后見!

    最后一天了,請都出來給童小蝶打氣加油吧!!都要留言哦!!愛你們。

    最好的,結局

    可,連奕是連奕啊!

    她還很不習慣這種軟綿綿的生物,全身僵硬的不知道怎么才好……她還沒學會怎么抱童童。

    這時管子進來了,只看著連奕的背影,就知道她在緊張,靠近,牽著連奕的一只手扶著童童的背,然后矯正她的另外一只姿勢不對又很僵硬的手。

    “你這樣童童會不舒服的,放松啊!”

    童小蝶退了出去,童童很好帶,而且管子非常會帶孩子。

    連奕看了管子一眼,“給你抱!”

    “你抱著啊,小家伙喜歡你呢!”管子看著童童,滿臉的溫柔,本來就漂亮的臉蛋更是光彩奪目的一塌糊涂。

    連奕深呼吸,調整了姿勢,童童可開心了,啊啊叫。

    管子在一旁笑,“看,我說了他喜歡你吧!”

    連奕一點也不敢分神,抱著童童坐好,一動不動,管子就這樣看著,想著他女人也是很有女人味的嘛!

    之后酒席開始,連奕不敢抱著童童走路,怕摔著小家伙,管子很熟練的抱過來,走在前面去找童小蝶。

    連奕又回到了自己靠門的位置,菜上的很快,她在猛吃的時候接到變態主任的電話,匆匆再塞了幾口,很低調的拎著包走了,在車上給童小蝶發了條短信:我先走了,法院有事,女人,你很好,寶寶也很好,很替你感到高興。

    童小蝶看到短信,哭了,巴著宗政的肩膀蹭掉自己的眼淚,“浩辰這是小奕第一次跟我說這些的!”

    宗政看看,也是,那個男人婆難得煽情一下。

    摩挲著小女人的臉頰,滑滑的軟軟的,像果凍般彈,又像棉花糖般綿,“小傻妞,哭什么!”

    這天,大家都很盡興,大院的禽獸們喝高了,童小蝶在最后還看著他們偷偷把童童抱進他們坐的那一個包間,拿木筷子沾著茅臺給童童舔,童童被辣的皺小眉頭。

    童小蝶哭笑不得的看著宗政,宗政摟著她的肩膀輕笑,“我勸過了,可是大炮說大院里出去的小子怎么能不會喝酒,要從小培養,連明子都點頭。”

    然后,童小蝶很喜慶的看著管子在一圈人墻的外圍跳腳,“禽獸!放開胖小子!小寶寶是不能喝酒的啊你們懂不懂啊懂不懂!!爺就不是你們大院出去的看爺多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千杯不倒!”

    陸寧也喝多了,但仗著身后有詹嚴明,對著管子勾勾手指,“有本事就來單挑,還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管子你從小就漂亮的跟個小丫頭似地姐都不稀罕說你,姐對你多好啊,看姐從小就懂事,不愛打擊你的自尊心!”

    管子被氣到了,大吼,“爺就比你漂亮就比你漂亮怎么了!羨慕嫉妒啊!”

    詹嚴明在后面看著自己丫頭那么開心,也笑了。

    最后,等長輩們都散了以后,大家開始拿著自己的手機給童童拍照,自拍然后合照。

    童童好奇的看著一個個黑黑的磚頭,還有好聽的卡擦咔嚓聲音,又笑了,那種很像宗政非常開心的時候笑起來見眉不見眼的表情。

    眾人大叫,“嘿!浩子真是你兒子誒!”

    宗政眉頭一皺,“廢話!”

    于是,每個人上飛機手機關機時,都會看見自己手機的桌面上一個胖胖的小寶寶笑的開心。

    大炮還會跟空姐炫耀一句,“看!帥吧!爺哥們的兒子!”

    童小蝶在這天晚上,在自己的小包里,發現了一個非常值錢的玩具。

    她怎么也不會想到,連奕會送一個純金的印章給童童玩。

    一個電話過去,“小奕明天我要請你吃飯!”

    連奕說:“明天我很忙,吃飯就算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童小蝶就抱著手機很認真的說:“那小奕,人家也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送給你,作為答謝,我就獻上我的一個吻吧!永遠愛你哦!”

    連奕全身起了皮掛了電話。

    宗政在一旁抱著手臂看著,童小蝶討好的搖著小尾巴過去,“嘿嘿,老公我也親親你吧!人家也永遠愛你哦!”

    宗政看看那撅著的小肉屁股,一個大掌拍下去,摸到什么,卻感覺手感有些怪異。

    “什么東西”

    童小蝶愛嬌的摸摸自己的小屁屁,“人家新買的內褲,有可愛的蝴蝶結哦!”

    果斷被宗政撲到,“我看看!”

    “哎呀,討厭!”

    “老婆,很久了……”

    “那……你要輕輕的……”

    “當然,老公我輕輕的哦!”

    “唔!我好像聽見童童叫我了!”

    “別去,他爸爸要先吃奶奶,媽媽,奶奶好香!”

    “恩哈!”

    “對,抱緊一點,寶貝。”

    這天夜里,宗政抱著童小蝶說:“寶貝,等童童大一點,我們帶上山給爸爸媽媽看看。”

    童小蝶滿心的感動,夫妻間,要的就是這份體諒和貼心。

    李婉清在照顧了童小蝶整個懷孕和月子以后,要請假一個月,宗政國軒出國訪問,夫人陪同。

    “媽媽,出門要小心哦!我跟童童會天天給您打電話的!”童小蝶靠在李婉清肩頭。

    李婉清摸摸童小蝶的頭,“童童晚上很乖的,你喂飽了就可以哄著睡覺……尿片看著換,小屁屁要多洗洗,爽身粉我放在床頭……”

    這一個多月,李婉清為了讓童小蝶安心做月子,童童都是她一手張羅的。

    “媽媽,我知道啦!”童小蝶拍拍xiōng口,“保證您回來的時候他比現在還胖。”

    李婉清看看在一旁吐泡泡的童童小朋友,就笑了,“還胖啊那真的很像北極熊小崽了啊!”

    宗政父子倆在書房談了半天,童小蝶泡了水仙送進去。

    “爸爸喝茶。”

    “恩,放著吧!”宗政國軒正在看一份資料,但不知怎么的,年齡大了,眼神就不好了,看那些小字特別費力,拿的近了看的花,要拿遠了看才看的清楚,但一直拿遠的看手又累。

    “爸爸……”

    “恩”

    “我帶您去配個眼鏡吧!”

    “眼鏡”

    “恩,很方便的,我們開車去,然后在街上逛逛,好不好”

    宗政國軒看看自己兒子,宗政浩辰趕忙揮手,“我留下來看著童童,您去吧,我和媽媽在家聊聊天。”

    宗政國軒想想,也行。

    正是炎熱的夏天,童小蝶把自己給宗政國軒新買的襯衫遞過去,“爸爸您穿這件,我洗過了,應該很合身的。”

    “買給我的啊!”

    “恩,這個顏色顯得您特別年輕!”

    既然兒媳婦都這樣說了,宗政國軒就換上,一看,是挺年輕的,到老婆面前轉兩圈,也不說什么,就擋著她的視線,直到李婉清忍受不了投降說:“喲!這件衣服好看,小蝶給你買的吧!”

    點頭,帶著微笑,抱起童童,親兩下,童童一看爺爺身上鮮艷的眼神,依依啊啊的叫喚了。

    “看,連我們童童都說好看呢!”宗政國軒抱著又親兩下,才跟著童小蝶出門了。

    童小蝶開著自己的小白,旁邊的乘客是非常有來頭的,就很驕傲。

    宗政國軒看看這小小的車,對童小蝶說:“給你換輛車”

    童小蝶先是一愣,因為她從沒有過這樣的念頭,再看看被她保養的很好的靠她自己努力攢錢買下的小白,笑了,對宗政國軒說:“爸爸,不用換,這種小車我開的比較順手,倒車也方便。”

    宗政國軒深深的看了童小蝶一眼,點頭,“那就不換吧!給你的卡用完了沒有再給你點”

    他不愿意承認,這是變相的在為自己之前極力反對這門親事在彌補。

    童小蝶一聽還要給錢,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

    之前宗政帶她去銀行看了一眼,天,好多個零,她該怎么辦根本不敢花,現在又說要給還是不要了吧!

    童小蝶覺得自己又沒有做什么,平白無故拿這么多錢心里都不踏實。

    “爸爸,我自己有賺錢的,您別看人良小小一間,但現在生意也很好的,家里的花銷童童的費用都是夠的,爸爸您不能一直給我錢,會把我慣壞的!”

    這下,宗政國軒徹底驕傲了。

    他一個兒子,從小也不怎么跟家里要錢的,也不像大院里的其他孩子淘氣不聽話,就只在幾年前叛逆期的時候讓他心煩過,但,現在不也是好了,還很有出息。

    現在又一個兒媳婦,那更是乖了,連給的錢都不敢要,還說要自己賺錢!放眼望去,大院里哪家的姑娘有我家小蝶這樣!根本沒有的啊!

    童小蝶把車開到了中山街,扶著宗政國軒下車,領著去了一間眼鏡店。

    對服務員說:“配個老花鏡,幫我爸爸查查幾度。”

    然后扭頭說:“爸爸,我幫您選一個眼鏡框吧!保證很帥的!”

    服務員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個中年人會是天天在電視里出來的國家領導,就算看著像也不會真往這方面想。

    最后定了鏡片,選了眼鏡框,需要等半個小時才能拿,童小蝶就指指對面的冷飲店對宗政國軒說:“爸爸,您給我買份雪花冰吧!”

    宗政國軒笑了,“就要一份雪花冰啊”

    童小蝶想了想,“那再來一份三明治吧!那家的很好吃的!”

    “行!就這點要求還是很好滿足的嘛!”

    宗政國軒坐在冷飲店里,看著小姑娘很珍惜的小口小口吃著雪花冰,秀氣的咬著三明治。

    他沒有女兒,兒子小的時候他很忙,也從沒有帶著來過這樣的地方,現在帶著兒媳婦來一回,心里某個地方的遺憾好像被填滿了,看著眼前的小姑娘,不要車不要錢,只是討著巧說要吃雪花冰和三明治,他就覺得自己以前做錯了,現在,他也能明白為什么兒子非要娶這個小姑娘了。

    又給童小蝶遞了個三明治,說:“盡管吃,爸爸管飽!”

    童小蝶就撒嬌的皺起來小眉頭,“我也想吃的,但是童童還在吃奶,我冰不能多吃的,我怕他拉肚子,爸爸,今天我就解解饞,下次,等童童長大了,您帶我們一起來吧!”

    宗政國軒想想那一幕都覺得開心,孫子和兒媳婦一起,他帶著來吃冰,連說好好,就這么定了。

    這天,童小蝶給宗政國軒配了老花鏡,給李婉清打包了很好吃的三明治,高興的回家了。

    生活還會繼續,童小蝶的甜蜜日子還在繼續,她努力的讓自己過的好,過的開心,有了愛她的男人,有了一個家,家里有疼愛她的爸爸媽媽,還有一個小童童,他們過的很好,雖然會有困難,但一家人,一起,努力的渡過,什么,都不能把他們分開,也不能破壞這份安逸。

    作者有話要說:雖然很不想,但選擇停在了這里,完結了,很平淡的結局,但最后,我的眼眶濕了,因為這份來之不易的平淡。

    謝謝大家一路的支持,這篇文,小佳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福建的,安徽的,四川的,重慶的,臺灣的,日本的,香港的,廣東的……

    謝謝大家,鞠躬!

    希望未來還有你們,明天開新文女上男下,等著大家喲~~~!


如果您喜歡,請把《蝶兒飛》,方便以后閱讀蝶兒飛完結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蝶兒飛完結并對蝶兒飛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重庆时时彩万位定位胆怎么买能中奖